他们住在泉州坍塌酒店:有人因“晋江毒王”被隔离 有人一家5口被埋

“现在电话以及打不通了,不知道要怎么办。”电话那头,蔡子良声音沙哑。10日早上8点半,现场有两个小孩被救出。“他们是一家五口,在一个房间里面,年龄也对不上,应该不是我侄儿。”

【版权声明】本作品著作权归封面新闻独家所有,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,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救援现场

封面新闻记者 钟晓璐 吴枫 摄影报道

“我之前一直感激这家酒店,给哥哥提供了容身之所……”

“他没在送医或死亡名单中,应该还埋在下面……他肯定会没事的,他福大命大。”

老家湖北的妹子吴佳丽这两天被紧张不安包裹着,焦虑时泪水会不自觉在眼眶打转,她说不上自己心情是怎样的,嘴里总念叨着好的词语,努力安慰自己,一切都还有奇迹的发生。

3月7日晚,福建泉州欣佳酒店突然坍塌,除开自行逃生的9人外,一共有71人被困。截至3月10日早上9点,有61名被困人员被救出来,其中20人遇难,还有10人正在搜救。

吴佳丽的哥哥吴晓东(化名)截至目前,还没有消息。大批消防救援人员,还在嘈杂的现场努力搜救包括他在内的剩余被困者。

在欣佳酒店做前台的吴晓东(化名)

面孔:吴晓东 27岁 湖北人

“哥哥在酒店做前台,以为他找到了容身之所”

10日上午,接到记者电话时,吴佳丽语气急切,她以为失联的哥哥有了消息。他的哥哥叫吴晓东,在欣佳酒店做前台工作,至今生死不明。

7日晚,泉州欣佳酒店发生楼体坍塌,除开自行逃生的9人外,一共有71人被困。到目前为止,被搜救的、遇难名单没有吴晓东的名字,电话也一直联系不上。“他没在送医或死亡名单中,应该还埋在下面。”

吴佳丽27岁,小哥哥两岁,从小到大两兄妹感情一直很好。哥哥高中还没毕业就来到福建,在晋江一家工厂上班。

春节前后疫情爆发,“晋江毒王”登上微博热搜,吴佳丽的家乡人张某某因从武汉返乡没有居家隔离,参加千人宴会,致使镇上三千多名接触者被隔离。

一时间,当地人人自危。虽然近期并没有回过老家湖北,吴晓东还是成为了被排挤的对象,被房东要求退租。之后,吴晓东四处找房子、求职,均遭拒绝。

正月十六,吴晓东一来到泉州,被要求到欣佳酒店进行隔离。隔离17天后,吴晓东无处可去,继续住在酒店,但此时房费需要自理,需要赶紧找个工作。

在欣佳酒店大堂经理的帮助下,吴晓东应聘为酒店的前台,每天穿着口罩身着防护服上班,工作时间为早上8点到晚上9点,有时会加班到10点。隔离的时候有了工作有点收入,这个消息告诉妹妹后,妹妹吴佳丽还是很高兴,“我之前一直很感激这家酒店,给哥哥提供了容身之所。”

事发前,每晚10点左右,家人都会跟吴晓东微信视频,确认他是否安全。7日晚9点,吴佳丽被手机上弹窗的新闻吓到,一家酒店楼体坍塌了,再看酒店的名字,怎么那么熟悉?天啊,那不就是哥哥被隔离的酒店吗?

吴佳丽慌了,那个时候正好又是哥哥的上班时间,她抓起手机,颤抖着跟哥哥微信视频,没人接。电话拨过去,由其他人接起,对方告诉吴佳丽,现场很混乱,稍后再回复她。

电话里的嘈杂声,让吴佳丽手足无措。之后,一家人再没哥哥的消息。

“新闻上说好几个酒店工作人员跑出来了,哥哥肯定还在里面。”吴佳丽反复尝试给联系哥哥酒店的同事,却均未联系上。唯一欣慰的是,她联系当地街道办、区政府,已经确定的人员信息中,并没有哥哥的名字。

“他刚剃了头,身高172cm,微胖,很好辨认。”为尽快找到哥哥的下落,吴佳丽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,一直拿着手机看现场救援的直播,一看到有人从废墟抬出,她就立马电话确认。

因为疫情原因,吴晓东的家人现在无法赶到泉州,他们被当地政府告知如果过去就会被隔离14天,让其在家里等通知。人不能到现场,也没有消息,吴佳丽和家人这几天成天在惊慌失措中煎熬着。

事发以来,吴佳丽每天根据直播,判断哥哥所在位置。“当时是他工作时间,他不是在走廊就是在大厅,他随身携带身份证,如果找到应该很快就能确认身份,所以他现在应该还在废墟下。”吴佳丽说,她不敢反复打哥哥的电话,生怕手机没电后,再也联系不上哥哥。

救援现场

面孔:王浩 泉州人

最为漫长的16小时 见证12岁儿子成了男子汉

比起吴佳丽,泉州人王浩(化名)或许要幸运一点,但是从天而降的磨难,也让他一辈子难以忘记。

王浩本准备8日一早到欣佳酒店把妻儿接回家中。7日晚9点,王浩打开手机,接连弹窗的消息显示酒店坍塌,这个新闻无异于是晴天霹雳,因为他的老婆儿子就在里面隔离。

妻子是温州人,前阵子由于母亲生病,她带着12岁的儿子王贤(化名)回温州探望。回到泉州后,社区工作人员上门,要求两人到欣佳快捷酒店进行隔离,房间号为511。

8日在搜救现场,记者见到了王浩。站在警戒线外面,王浩一支烟不离手,红着眼望着废墟。面对记者,他有点烦躁,焦虑写满了他憔悴的脸。为数不多的话,总是重复着:“我应该早点把他们接回家。”

他不记得他打了多少个妻子的电话,却始终没人接听,到后面电话已经无法打通。每当有人从废墟救出时,他总是冲到最前面打听,却又总是落空。

8日早上9点多,儿子王贤被埋的位置确认。男孩意识清醒,对答流利。但由于洞口太小,无法第一时间将其救出。这个消息,让绝望的王浩欣喜万分,他恨不得自己亲手去刨开杂物,把儿子给拽出来。

随着一块块水泥块被挖出,当日上午11点25分,王贤被救援人员慢慢托举出洞口。“妈妈在我旁边,还活着,在我脚下面。”12岁的儿子比他想象的还要勇敢和冷静,他带来的好消息是确认妈妈还活着。

从得知酒店坍塌跑到现场,到儿子被救出、确认妻子还活着,王浩度过了此生最为漫长的16个小时。但一切都好起来了,一直有点烦躁的他脸上有了点放松的样子,稍微松了一口气,他给亲戚打电话说,快来,我在坍塌现场这里,帮我去XX医院先照看我小孩……老婆正在救,人活着,都没事!

妻子的救援过程困难重重。由于被埋压位置较深,离消防开辟的通道两米多,身体被沙发、水泥板困住。右腿被不锈钢窗户和梁柱夹住,救援空间十分狭小。破拆、清理、再破拆……磨砂机、往复锯切割,液压破拆工具剪切、扩张,随着救援进展,消防员不断更换着破拆设备。

“我快坚持不住了……”救援的消防员描述,在得知儿子安全后,妻子因为被压一度产生了轻生念头。“我们鼓励她,坚持住,你儿子已经安全了,丈夫就在外面等你呢,你不想一家团圆吗?”整个过程中,消防员一直紧握着她的手,为她加油打气。

8日下午4点36分,废墟上传来激动人心的声音,王浩的妻子终于获救!

蔡子阳妻子和三个孩子

面孔 蔡子良 湖北人

“我哥一家五口还在搜救,现在只有我出来了”

3月7日,是湖北人蔡子良一家六口隔离最后一天。欣佳酒店楼梯坍塌后,蔡子良被埋,两个小时后获救。他是最早获救的几个人之一。

出来后,他发了寻人信息:我哥现在还没找出来,我出来了,他们五个还没出来,我们一起来的,小孩子还那么小呢,大的七岁,老二才五岁,小的还不满三岁。

字里行间,让人焦急。

2月22日晚上,蔡子良和哥哥一家五口,从湖北黄石回到泉州后,按要求到欣佳酒店隔离14天。

哥哥一家住507号房,蔡子良单独住在513号房,隔离期两兄弟没闲着,电话张罗着公司开业的事情。蔡子良很喜欢自己的三个侄儿侄女,经常给他们买玩具零食。

28岁的哥哥蔡子阳是家里老大,高中没毕业就到泉州打工,做家具安装。后来老三蔡子良来投靠站稳脚跟的哥哥一起打拼。2018年,两兄弟拿出积蓄,开了一家小公司,专门做定制家具。

隔离期快要结束了,他们心情还不错。但到了7日下午6点,房间突然晃了一下,“因为这个酒店的楼,我看到好像也在施工,开始没有在意……大概一个小时后,酒店突然剧烈晃动起来,我第一反应以为是地震。”蔡子良本能地往门外跑,结果被埋。

醒来时,已经是晚上9点左右,周围一片漆黑,蔡子良摸黑找到手机,给哥哥嫂嫂打电话,始终无人接听。将近10点,蔡子良被救援人员发现后救出,送往医院救治。

身上多处骨折,躺在医院病床上,蔡子良发微信、抖音四处发小心寻人,并托朋友找关系打听被埋压人员名单。

“现在电话以及打不通了,不知道要怎么办。”电话那头,蔡子良声音沙哑。10日早上8点半,现场有两个小孩被救出。“他们是一家五口,在一个房间里面,年龄也对不上,应该不是我侄儿。”

明正君是蔡子良两兄弟的亲堂哥,他也是在泉州做定制家具,前几年,他发现效益不错,便将蔡子良两兄弟从湖北老家带了过来。

2月24日,明正君从湖北回到泉州之后也被隔离,不过他在市中心另外一家酒店。得知消息第一时间,他托人四处打听,安排亲戚到医院照顾蔡子良。9日下午3点,明正君隔离期结束从酒店出来。坍塌现场外,他守到了凌晨,看着陆续有人被救出,也没等来堂弟一家的消息。“在现场守着用途不大,但会安心一点。”目前,家中老二、蔡子阳嫁到江西的妹妹也正从江西赶往泉州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